首頁 > 男難字語 > 歷年精選故事
如果
2015-10-25
作者 / 譫妄人
15歲那年的暑假,朋友們找我去運動中心游泳。他們想洗三溫暖,我自己先回更衣室換衣服,結果遇到性騷擾。那裡的更衣室沒有門,只用一撥就開的浴簾擋著。他是泳池旁的救生員,又高又壯,在我剛脫下泳褲的時候一個箭步踏了進來,一面撫摸愣在原地的我,一面問道:「怎麼不跟你的朋友一起去洗三溫暖呢?害羞嗎?」
 
我逃了出去,不知道該不該慶幸更衣室沒有門。
 
離開後,我和主揪的朋友L說了這件事,用戲謔的態度。將它當成笑話,一齣荒謬的鬧劇。作為男性,如果你不想用這樣的方式,那就最好不要說出來,否則會被狠狠嘲笑。
 
但L的反應卻出乎我的意料。他很生氣,抓著我的手說:「走!我帶你去討公道!」
 
我拒絕了。也許是因為那個時候的臺灣仍充滿著不友善的氛圍,讓我在心裡隱約覺得,那個救生員只剩下這塊情慾空間。或者,他只知道這種情慾探索的管道。不過,我也不認為他做得對,他沒有尊重我的身體和意願。
 
L忿忿不平:「不說的話你會後悔的!他可能對更多人做一樣的事!」
 
我還是沒有舉發他。我們沒有證據,誰會相信?L被我說服了,但L說得對:我很後悔。回去之後,好長好長一段的日子裡,每當洗澡或睡覺前,我就會想到這段經驗。我很後悔--但不是後悔自己沒有舉發對方。
 
我後悔自己沒有留下來。
 
 
 
大概4、5歲的時候,我開始被家中的女性長輩性侵。上小學之前的某一個白天,我在客廳看著報紙上的漫畫。其實我一個字也看不懂,所謂「看漫畫」,不過是就著眼前的圖片發揮創意,在腦中隨意拼湊,想像故事情節。
 
我的父親坐在旁邊,真正地看著報紙。她走過來,也許想要找我玩,或者做其它的事,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突然用力地拍打著桌子,大喊:
 
 
我 不 要 !
 
 
他們看著我,沒有人說話。我跑回房間,躲進被窩。父親很快地進來,向我說話。如今我已經記不得他究竟是站著、還是蹲著?我到底是面對著他,還是背對著他?我只記得,他的聲音溫和而嚴肅:「你知道OOO哭了嗎?你剛剛的做法很不對,以後不可以再這個樣子了!」
 
他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。那個時候,我也不曉得。
 
但我想做個乖孩子,所以我願意聽話。所以,直到無數個白天過去,到好久好久以後,到我長大,到她不再能這樣做為止……那一天是我第一次、也是最後一次試著拒絕她。
 
我曾經試著告訴老師。老師稱讚我很有創意,是個想像力豐富的孩子,「只是這些想像不太好」。
 
我還做過一些後來寧可自己從來沒做過的嘗試。也許相信這些真的只是想像,還比較好。
 
 
 
所以我很後悔自己沒有留下來。
 
如果我留下來了,他會不會對我做更多的事呢?如果他做了更多的事,而我其實是不願意的,那他是不是就不只是性騷擾我而已了呢?有可能是性侵害嗎?如果,在那之後我依然用戲謔的方式告訴L,而L也依然願意憤怒地抓起我的手,說:「走!我帶你去討公道!」的話……
 
那麼,我是不是就終於夠資格是性侵受害者了呢?
23143新北市新店區順安街2-1號1樓  TEL:02-8911-5595 FAX:02-8911-5695
捐款專線:02-5573-2801 02-6637-3895 0982-439-121  捐款傳真:02-2918-8377
勵馨網站內所有文章之轉載、複製、刊登、使用須取得本基金會書面授權
COPYRIGHT© The Garden of Hope Found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